桃花谷影视广告

微电影产业:草根原创与品牌制作的共同狂欢

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风向标
分享至:

不经意间驶入快车道

稍微留意一下,不难发现微电影领域热闹非凡。中央电视台微电影映像频道开播,致力打造“中国梦丝路情”大型系列微电影;首届“美丽乡村国际微电影艺术节”开幕,以“讲好中国故事,建设美丽乡村”为主题,面向国内外征集优秀微电影作品;福建师范大学传播学院开设《微电影纪录片的观赏与创作》课程;杭州布恩儿童摄影机构投资100余万元,拍摄微剧《老师来了》一炮打响,正在准备移师驰名天下的横店影视城;“极拍48微电影大赛”如火如荼,几十支国内外的微电影团队在同一个时间内,完成一部微电影从孕育、筹备、拍摄、制作到整体完成的全过程……这些只是微电影产业繁荣发展的一个缩影。

据统计,2015年中国微电影产业总产值达700亿元,作品年产量达2万部。可以说,微电影产业已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预计未来3年内总产值有望超过1000亿元。

自由职业者胡戈剪辑的《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被认为是中国微电影的开山之作。此片一经推出就大受欢迎,因为短小,方便在互联网上转发,很快就在网民中广为传播,由此开创了一个微电影的时代。互联网产业的综合发展,造就了一个高科技的环境。土豆、优酷这样的视频网站兴起,使得个人有机会把自己的短片上传到互联网;各大视频网站、微博、微信、论坛的转发,为微电影的广泛传播提供了可能。这标志着互联网视频行业在提供基础服务、软件准备等方面的全方位成熟,更标志着微电影产业的崛起和随之而来的蔚为壮观。

投资小,片长短,观众爱看

投资小,片长短,是微电影最显著的特征。微电影制作成本相对较低,一般只有几万到几十万元,制作周期短,发行播出方便,一旦获得认可转发扩散极快。如果是使用植入式广告也不太会影响观众的观感。这些优点都成为品牌商看重微电影的重要原因。汽车品牌凯迪拉克与吴彥祖共同打造的《一触即发》,被认为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广告“微电影”。被小资们津津乐道的广告微电影还有益达系列广告片,桂纶镁、白百何、郭晓冬都参演过。

周迅、张静初等明星都参予过国际品牌的微电影制作。而在商业广告微电影获得成功的同时,表现个人情怀的文艺微电影也受到欢迎。筷子兄弟打造的短片《老男孩》大为流行,几天之内便创下了数千万次的点击率,怀旧青春、思考人生、积极生活等人文要素引发观众诸多共鸣。

许多知名微电影作品片长都在一分钟左右,长一点的也不过四五十分钟。这一特征直接影响微电影的叙事和创意方式。对于剧情长片,编剧和导演有较长时间去建立故事情境和人物关系。经典的120分钟电影,推动剧情发展的事件往往发生在第15至30分钟之间。微电影需要立即建立叙事情境,将人物置于两难选择或行动困境中。从视听语言的角度来看,较强的空间假定性和风格化的摄影剪辑,正在成为优秀微电影必不可少的特征。

其实,在电影诞生之后的十多年间,短片是电影创作的常态,后来才演变成90至120分钟的标准电影长度,并构成了今天的电影主流艺术特征。不过,短片作为一种特殊的影视艺术形态也一直存在,承担先锋实验、大众教育、艺术探索等多重功能,威尼斯、戛纳等主流电影节都保留了短片展映和评奖单元,不少知名导演和演员还参予到《巴黎,我爱你》、《十分钟年华老去》等集锦式短片创作中。在我国,自从微电影问世以来,文化领域对其关注热度持续不减,一些地方卫视还开设栏目展播微电影,如陕西卫视的《华夏微电影》栏目,收视率一直较高。

在移动和临时状态下抓人眼球

假如认为把长电影缩编短了就能得到更多的传播,显然是想得过于简单了。微电影因为短,对内容的提炼、情节的紧凑反而提出更高的要求。

在如今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在碎片时间观看微电影往往处于“移动”和“临时”状态,这样的消费模式决定了“微电影”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吸引住人们的注意力,冗长的开篇和铺垫都变得没有意义,要在一开始就让人觉得这个影片“有意思”。有起承转合的内容桥段,有互动参与的欲罢不能,是微电影成功的关键要素。如何引起受众兴趣并使之有“参与”或“把控”的感觉,并能“欲罢不能”地持续参与,是微电影能否具有“商业价值”的关键。

必须认识到位的是,微电影是电影艺术的概念,而不是普通的短视频。微电影的内涵是相当程度的制作要求,包括导演、摄像、配音、剧本、剪辑等在内的专业程度。尽管拍摄设备与后期制作技术目前已经是普通人可以操作运用,但是对专业人才的要求却丝毫没有降低。今天的微电影在创意和运作上已经有了专业化团队的身影了,甚至专业的制作人和名人导演也开始加入,如姜文、张艺谋、冯小刚、徐峥等。

营销价值与艺术品质的兼容

微电影与商业广告有与生俱来的亲密关系。微电影为移动互联网时代开创了巨大市场,以手机应用、软件开发、播放平台为基础设施的产业将得到极大发展,以创意产业、文化传播为核心的文化产业更将得到极大的推动。正因如此,各大视频网站无一例外地看好这个市场。

对于营销型微电影来说,其积极推手是具备特定商业或社会目标的机构。成熟的推广模式往往能使这类微电影短时间内获取较高的点击量,充实的创作资金也在一定程度上保证影片的视听品质。例如,摄影师曹郁导演的30分钟微电影《城市微旅行》通过纪实手法,把品牌精神和三位独特人物的生活哲学进行巧妙结合。由此可见,营销价值与艺术品质并不矛盾,很多符合传播规律的营销型微电影具有巧妙的创意和成熟的视听水准,在达成特定的传播功能的同时也具有很高的可看性。

此外,微电影还为特定群体提供了表达自我的渠道。近年来,一批由草根群体自导自演的微电影虽然未必有多高的艺术水准,但故事取材于真实经历,感情真挚,为当前传播格局中处于结构弱势的一方提供了自我表达的空间,能修正社会大众心目中对某些群体的刻板印象。

前景广阔但前路漫漫

与成熟的大电影产业相比,微电影正在路上,它的商业模式没有一个约定俗成或者一个固定模块。你若是把它放在新媒体的场域去分析,就会有不同于传统的机会和模式出来。有的靠个人魅力,靠粉丝经济、范围经济。也有的属于微电影定制,还有一些靠贴片广告。可以说,微电影的商业模式千变万化。只要有需求,只要有人愿意在各种碎片化的时间里面去接受这样碎片化的故事和视频影像,就一定有它的商业模式。

制约微电影行业发展的因素也显而易见,如:监管上的薄弱;专业性指导不够;资金支持比较困难;微电影的技术性含量亟待增强。艺术表达的创意固然重要,但是技术在未来微电影的发展中,将扮演越来越不可忽视的角色。总而言之,无论是草根原创,还是品牌制作,微电影都应以保障艺术质量为前提,以提高思想内涵为目标,围绕营销、创新、表达这三大核心价值来创作,这样才有可能保障微电影在健康可持续的道路上不断实现更大发展。

相关案例

查看更多